您的位置:首页 > 国际新闻

穆巴拉克,又一个中东枭雄坠落

时间:2020-03-06

2002年1月25日,埃及前总统穆巴拉克及其夫人抵达深圳进行访问。中国新闻社?2月25日,埃及前总统穆巴拉克因病去世,享年91岁。这位30岁的军人总统出生于跟随纳赛尔接任前总统萨达特的职位。从“十月战争”中空军猛烈攻击以色列一举成为民族英雄到实现长期政府,最终被“肯尼亚运动”以腐败和滥用权力控制选举而推翻。

我原以为穆巴拉克的生命会在监狱中结束,但我没想到三年内埃及会再次天翻地覆,民选总统穆尔西被军队推翻。穆巴拉克将不再对850名平民的死亡负责,他一生的积蓄将被没收并归还给旧农村。最后,军政府给前总统起了个名字“军事领袖和战争英雄”。

回顾历史,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,有多少像穆巴拉克这样的人在中东漂泊?谁留下了什么,谁能摆脱命运?

二战结束后,阿拉伯民族主义运动风起云涌。许多年轻的英雄加入了复兴党,加入了军队,推翻了中东各国的封建王朝,反抗英法殖民者,为实现民族独立献出了自己的鲜血。“费卢杰之虎”纳赛尔于1956年宣布恢复苏伊士运河,并与英国、法国和以色列进行了血腥的战斗。年轻的穆巴拉克和年老的阿萨德(前叙利亚总统)驾驶战斗机与入侵者作战。年轻的萨达姆侯赛因和卡扎菲泪流满面,听着纳赛尔在广播中的声明,决心加入阿拉伯复兴运动。

穆巴拉克是阿拉伯复兴运动的成员。他经历了那个时代的动荡,开启了他的仕途之门。

这些年富力强的革命者赶走了旧的英国和法国殖民者,欢迎两个超级大国,美国和苏联,以及以色列,一个更加顽强的新兴国家。然而,尽管驱逐了老国王,面对旧王朝、复兴的神职人员和更西化的新革命者,复兴党未能解决阿拉伯民族的独立问题和阿拉伯世界的制度问题。20年的革命没有给战场带来胜利,也没有给国家带来繁荣。强人政治没有解决阿拉伯世界的道路问题。

继任埃及总统的萨达特曾经寄希望于阿拉伯复兴。他本人也希望利用他对以色列的胜利来获得首都,以进一步推动埃及的政治和社会改革。结果,1973年爆发了第四次中东战争。作为埃及、叙利亚和约旦的空军指挥官,穆巴拉克勇敢地战斗并赢得了奖牌,成为萨达特的副手。

然而,穆巴拉克也见证了阿拉伯联军的第一次胜利和随后的失败,目睹了阿萨德、萨达姆侯赛因和卡扎菲支持的军队土崩瓦解。他还见证了萨达特对与以色列和平的追求,成为阿拉伯世界的公敌,然后被兄弟会暗杀,他死了并投入了自己的怀抱。

在中东最动荡的时期,穆巴拉克作为见证人,在第五次中东战争中领导埃及袖手旁观,而叙利亚军队和巴解组织单独作战,永远失去了“阿拉伯复兴队长”的角色。这位曾经慷慨激昂的革命者从1981年到2011年担任了30年的总统。他统治下的埃及军队经历了30年前所未有的特权制度巩固,30年前所未有的埃及贫富两极分化,30年埃及的平庸与和平。

随着公众怨恨的积累,宗教极端主义复活了,旧的官僚机构正在老化。穆巴拉克和他的老战友对此视而不见,对此麻木不仁。当以前的英雄变老时,他们欢迎最危险的强人政治的世代交替。穆巴拉克、萨达姆侯赛因、阿萨德和卡扎菲都在试图让他们的儿子孙继承王位时遭遇了革命。激进的宗派武装力量崛起,复兴党政权在一个又一个国家失败。中东历史上第一次出现了“大什叶派走廊”。基地组织和伊斯兰国在伊拉克和叙利亚杀害了人并获得了领土。内部事务的失败吸引了外部力量的干预,中东曾经也是如此

然而,这种运气在很大程度上不能归功于穆巴拉克自己的良好治理,而是依赖于纳赛尔、萨达特和阿拉伯复兴运动的阴影。埃及的辉煌岁月与美国、以色列和前苏联之间的密切联系保护了埃及政权免受外来干涉。作为复兴党的诞生地,埃及70多年积累的复杂网络限制了激进极端势力如兄弟会的发展空间。

为什么穆巴拉克是他这一代最难提拔他儿子的领导人?原因是埃及由一个大组织领导,而不是像伊拉克、叙利亚和利比亚这样高度个性化的家族统治模式。穆巴拉克的软弱让他进了监狱,但也正是因为这种软弱,他的家人最终得救了。

一旦在蓝天飞行,“空战英雄”最终归于尘土,并被其他人根据他的优点和缺点进行评判。一个人的兴衰不足以讨论,但透过镜头可以看到阿拉伯世界世俗化现代化道路的艰辛。到底是什么让一群年轻的志愿者陷入困境?是什么让曾经是他想要反对的那个革命者?

这片土地仍在燃烧,但对于未来在哪里仍然没有答案。

(作者是吉林大学行政学院教授)

值班编辑:冯超

  • 友情链接:
  • 良庆农业网 版权所有© www.giltattoo.com 技术支持:良庆农业网| 网站地图